福州小说网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悬疑灵异

西风瘦马严家姐妹花散文

来源: 分类:悬疑灵异 查看:0次 时间:2019年09月22日

姐妹之间,大多面貌总有相像的地方,有的相似度之高,即使是陌生人看去也可确认无疑的。

但严氏姐妹相似的长相,却不用从面上去看,而是从腰胯上。

我认识严家姐妹足有四十年,之间因居住迁徙而中断过联系,但即使是隔着十年、二十年,我仍可以在匆匆来去的人流中,从背后认出她们来。凭的是她们那挺直的上身和那后翘得非常厉害的屁股。走起路来,像极了某个电影版里白蛇青蛇的扭动姿势。在三百万人的县城中,也许只有她们姐妹五个是这样的。

那年,我刚二十出头参加工作,跟着朱组长学会了拎称算账。不久,因我的表现不错被调任另一个组任组长。

新的小组由五个人组成,四女一男。小伙子来自农村,身高力大,负责每天去收购组进货。我们四个负责门市营业。严家姐妹的老大严淑琼,便是我们中的一个。

我与严老大很投缘,很快便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。淑琼大我十岁,我喊她严姐。她的个儿比我略矮,端庄的五官,梳着两条长辫子,刘海是那种自来烫过的打着钩钩。她的家在单位的正北,我的家在正西。因我们俩大多排在二班吃饭,总是一起离开。为了和我多走一段路,多说几句话,她宁愿绕道和我一路向西到我家的巷子口,然后自己向北、再向东折回自己的家。

我喜欢看她走路。她的上身很长,直直的几乎不动不摇,两条腿却迈动的很快。屁股翘翘的很滑稽。

淑琼的老公周子清是一个厂子的采购员,经常去上海出差。七十年代的采购员很吃香,每次出差回来,都会带回很多县城里稀缺的好东西。淑琼让子清给我带过好几件衣服。一件素色花的确良上衣;一件葡萄紫的花套裙;还有一身灰色条纹的西服。他的眼光不错,无论是衣服的布料花色,还是式样大小都很合适。每次接到新衣服,我都要兴奋好几天呢。

我与严姐是挚友,但我不喜欢串门儿,从未去过她家,与周子清偶尔见了,也只是恭恭敬敬的喊声周大哥再无话说。而他也总是礼貌地回应一声,并不像别的采购员那样‘熟眼狗’一般的夸夸其谈。

周子清一年多半时间在外,但只要他回家了,我们几个便会从严姐的脸上看出,因为每当这时候,她的情绪必是高亢的,她的面上也定是红扑扑地透着一种欲言还休的羞涩。如果细心地搜寻,还会在她那刻意竖起的衣领里看到脖子上一个个紫红色的圆形印痕。起初,我不知道那是什么,以为是过敏或是长了什么斑块。我问:“严姐,你那脖子咋的啦?怎么一个个红印子?”谁知她‘刷’的红了脸,并且急忙地拽紧领口去遮掩。年岁大一些的李姐白了我一眼:“你是真傻还是装傻?这也不知道?她那是让人啃的。”

啃的?我一下子明白过来,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,似乎脖子上有印痕的是我。我想象着那个常年在外的‘色郎’,如何急吼吼地抱着严姐腻歪,严姐如何的象征性地躲来躲去,然后陶醉在他的怀里,任由他狂吻。只是,那张嘴用劲也忒大了些,以至于留下一个个淤血的红印公之于众。

回家的路上,严姐脸上的红晕犹在,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和我谈起子清的抱怨:“他说我是故意的,几个月回家一趟,每次回来都赶上我的大姨妈,只好啃啃脖子解个馋了。”我捂住嘴笑起来。三个孩子的她,娇羞起来的样儿真的很好看呢。

严姐的二妹是食品厂的职工,长相个头像煞了大姐。夫妻俩都是工薪阶层,日子过的不好也不坏。

老三是男孩子,除了没有那个后翘的屁股,那张圆脸和微微打钩的鼻头都是一样的。他有个很漂亮的妻子,长着一张瓷娃娃样精致的脸。从认识到隔了二十年再见,依然还像当初那样的清纯可爱。

严老四应该是姐妹五个中的翘楚。没有勾起的鼻头,眼睛很大,黑亮亮、水灵灵、毛嘟嘟的。所以,她也是姐妹中嫁的最好的。据说老公是干部子弟 ,条件相当优裕呢。

老五的婆家和我是邻居,嫁了个“六叶子”老公。“六叶子”是我们这儿的方言土语,意思是愣头青、二百五。一般是“六叶子”生性好战,经常惹是生非,且打起架来不要命、不论理。可他这个“六叶子”对外又横又楞,唯独对老婆从不耍横。而且疼老婆疼的让人肉麻。那严老五也就格外地端起架子,屁股也翘翘的格外厉害了。

严家五姐妹,最让人楚楚生怜的当属小六了。生的小巧精致,人见人爱的孩子。岁数比大姐的女儿只略长两三岁,因此严姐也最疼她,将她看得与自己女儿一般。只是小六子空长了个好模样,读书笨得要死。勉强的初中毕了业,恰赶上纱厂招收女工,便进厂当了挡车工。三班倒的忙着上班下班。不上班的时候就蒙着头睡懒觉。严姐提起这个小妹妹总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:“嗨!这丫头,除了应付上班,针线茶饭一窍不通,将来怎么找婆家哟。”我说:“瞎操心吧,树大自然直。针线不行买着穿,茶饭不会的多了去了,没见饿死哪个。”她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说:“可也是,还有我老爹老娘在哩,我操的哪门子心?”

可有些事你不想操心,它愣是自己找上门来。小六儿身上发生的一件事,差点没把严姐的鼻子给气歪喽。

说起来其实也不怨小六儿,妖孽却是她们家的老巴子弟弟。那小子仗着“打大的,疼小的,怀里抱着是好的”,惯的忒不像样。刚上初中没两年,结交了一班流里流气不学好的狐朋狗友,不是今儿砸了人家的玻璃,就是明儿堵了人家的烟囱,惹得人家找上门来,老爹老娘低声下气地给赔不是、掏腰包。因这个“小祖宗”气得脑仁儿疼。

光是调皮捣蛋、惹事破财也还罢了,小七跟着那班小痞子们竟然打起了夜班女工的主意。先是找个没路灯的地段,死皮涎脸地言语调戏小女工,渐至于动手动脚扯着小姑娘做出下流动作。那些吃了亏的女孩子被吓得不敢回家,或是改了道,或是让父兄接送上下班。小痞子们被迫收敛了好些。

又是轮到小六子上中班,夜里十二点下班。本来说好了四姐接她,可老四临时有事缺了卯,六子等了一会儿不见家人,心想哪里就那么巧会出事呢?便沿着回家的土路一步步的走回去。

半夜十二点多,正是人们入了梦想吧嗒嘴的时候,下夜班的女工早已走的没影,小六儿后悔没早一点跟上其它的女工一起走,只好硬着头皮往家去。

深秋的夜风,多了几缕寒气,荒野孤树上传来猫头鹰“桀桀”的怪笑声,小六儿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望着四处黑黢黢的有如暗处藏了一只只怪兽,心里害怕,张开嘴唱了句歌儿给自己壮胆,却只唱了半句又咽了回去,生怕歌声招来更大的麻烦。

怕啥来啥。灌木丛“刷拉拉”一阵响,跳出三四个黑影儿来,几步便窜到跟前,小六儿吓楞了,脚下绊到树根跌坐在地上。只听得一个压低了的嗓音说:“快,老办法蒙头。”旁边一个黑影拽起小六的毛衣下摆向上,蒙住了她的脑袋,立刻身上几只摸索的手上下游走,此时,吓的半死的小六儿只抖抖索索地喊出一声“救命”,便被捂住了嘴。六儿心想:坏了,今晚即便是生命无虞,这场侮辱是免不了。

谁知,她的一句岔了声的呼喊救了她, 只听一个压低了的熟悉声音说:“放了她,谁敢动她莫怪我跟他急眼。”几只手先后犹豫着停下,缩了回去。

声音虽然不大,但在小六儿耳里不啻于惊雷。她太熟悉那声音了,她听了二十年了,这声音,不是她们家小太保还会是何人?为了确认她的判断,就在那个声音刚落的时候,循着声音来源,她悄悄地从地上抓起一把沙土,趁着那人将她拽起的一瞬间,将沙土塞进他的口袋。

不辨面容的几个歹徒走了,四野重新归于静谧之中。小六儿扯下头上蒙着的毛衣,拍拍身上的泥土,连滚带爬地跑回家。

重重的门响,惊醒了严妈妈,披衣走出卧房,打开外屋的顶灯。灯光下,披头散发的老闺女小脸煞白,衣衫不整,严妈妈当时脑袋‘嗡 ’的就懵了,难道,难道人家传说的那些事轮到女儿身上了?她上下打量着女儿,颤着声问:“六,是不是路上遇上啥麻烦了?”

六儿见问,扑到妈妈怀里哭了起来,这下子母亲更怕了。一边拍着女儿的后背,一边向里屋喊:“她爸,你快起来,咱孩子摊上麻烦事了。”

外屋的动静早吵醒觉不深的严爸,老人家走出来,看到伏在妈妈怀里哭泣的女儿,厉声说:“是哪个缺大德的犊子干的?告诉爸爸,我活劈了他去。”

六儿哭的一疙瘩一疙瘩的说不出话,急的严爸直跳脚:“小姑奶奶,你倒是说话呀,你想急死你爸?”

六儿止住哭,抹了一把眼泪,抽噎着说:“我没事,妈妈,小七家来没?”

妈妈狐疑地问:“你弟弟?听动静刚回来,以前回来翻尸倒骨找吃的,今晚锅未动碗没响回屋了,想必哪里打野吃过了吧。”

六儿听妈妈这么说,走到弟弟房门外,推了推门,里面销着,使劲拍了几下:“小七,出来一下。”里面磨磨蹭蹭半晌不见门开,严爸爸跟着喊:“小七,你 喊你听见没?”

“吱呀”一声,门打开了,小七满脸的恐慌, 姐走上前,伸手将弟弟的外衣口袋一掏一翻,‘莎啦啦’落了一地的沙土。

小七愣住了,姐姐也愣住了,严家二老一头雾水不知这姐弟俩闹的啥幺蛾子。

小六恨恨地说:“小七,当着爸爸妈妈的面,自己说说今晚干了啥事吧。”

小七埋下头,再不肯吱声。小六断断续续地将事情说了个大概。一旁的严爸严妈早气得铁青了脸,严爸转着圈地找趁手的家伙要打儿子。

严妈气急败坏地说:“小孽障,活祖宗,你这是现世报啊,你见天地不学好,跟着那些坏犊子造孽,老天就让你劫自己的亲姐,还有什么比这更丢人的吗?打吧,打吧,今天打死他我也不护着了!”

听说,严家老七那晚遭了一场暴打,打的三天下不了床。严妈妈心疼的一天吃不下饭,但真的没护着半点。

那几天,严姐请了三天假,说是老妈病了要去伺候几天,我们几个说要去看看老人家,严姐急慌慌地摆手说:“不用不用,感冒发烧小毛病,我妈怕见生人,大家的心意我领了,门市这么忙,有劳大家了。”

门市真的很忙,走了一个人更忙,我们便真的没去看望严妈妈。

不过,不知是谁,我想该是那帮混小子中的一个传出的吧?事儿终于被传得沸沸扬扬,不胫而走,而且多个版本。中心便是严家小子半夜劫色劫到自己亲姐姐,怎么怎么地,嗨,难听死了。

三天后,严姐来上班,表情怪怪的,虽然大家心照不宣地绝不提那事,但我从严姐的眼里看出:我们就是偷斧子的人。

一晃,几十年过去了,岁月给我、给严家姐妹五个都刻上抹不掉的印痕。但严家姐妹当年的美貌依稀尚存,而且,那后翘的屁股,我仍能从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认得出来。

共 947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作者善于捕捉生活当中的事例,用艺术的语言加以修饰渲染,让人在文中可以感悟到真、善、美的真谛;邪念、贪婪、丑恶与龌蹉的后果。真是一母生九子,九子各不同,严家的姊妹各有不同的命运,在人生的道路上演绎自己的人生。文中的小七虽然良心未泯,没有让同伴的丑恶行径得逞,但却给家人带来了奇耻大辱,在巨大的舆论中,让家人在外抬不起头来,生活在耻辱之中,谁也不可能堵住言论的嘴,相信事实是最好的雄辩,只是时间问题。此文构思独特,以独特的视角用文字来惩恶扬善。好文!推荐共赏。感谢作者赐稿西风!期待更多佳作。【:海韵波涛】 【江山部·精品推荐】

1楼文友:- 1 10: 4:19 姐姐的文字就是有趣味的故事,总会带给人一种思索也启迪。感谢姐姐赐稿!辛苦了!远握,祝安! 岁月静好 海韵7867 2982

回复1楼文友:- 1 16:04:28 生活中遇到的真实故事,信手拿来搪塞罢了,难能表达出深邃来。

2楼文友:- 1 10:54:59 姐姐,编安如有理解不到位的,还请姐姐多指教! 岁月静好 海韵7867 2982

回复2楼文友:- 1 16:05:16 你是一位认真负责的,我只有说谢谢了!

楼文友:- 1 21:00:25 读梦姐姐的文,那人物和场景就像画面一样总在眼前浮现。写的很细腻。拜读! ( ()

回复 楼文友: 08: 8:27 谢谢晶莹妹妹,我写的多是实事,想写出东西来,就靠平时观察仔细,听到的记在心中,用时不妨一锅烩

4楼文友: 07:12:40 祝贺梦姐加精,我今天下乡搞群教活动去了。 ( ()

回复4楼文友: 08: 9:1 怪不得海韵喊破嗓子也找不到你了。

5楼文友: 07:51: 6 祝贺姐姐的文加精!!! 岁月静好 海韵7867 2982

回复5楼文友: 08: 9:55 谢谢海韵妹妹,有你的一份功劳在内。

6楼文友: 10:02:42 恭喜大姐的文又得精品。大姐果然厉害,精品一篇接一篇,向你学习! ( ()

回复6楼文友: 22:57:4 谢谢江山和西风文友的厚爱。感谢社团朋友们的辛勤劳动。

7楼文友: 15:2 :41 恭喜梦姐姐加精,姐姐妙笔生花,佩服,问候姐姐 ( ()

回复7楼文友: 22:58:55 谢谢春妹妹,同在一个社团,文字将我们连在一起,互相学习吧

8楼文友: 16:12:48 前几天忙于工作未能看大姐的文章,今天有时间仔细看文,真真的佩服。大姐,你真行啊! ( ()

回复8楼文友: 2 :01:04 惭愧,侥幸得精,都是大家的鼓励帮助才有小小的成绩。

哪种钙片好吸收

什么产品补钙效果好吗

维生素D缺乏病史

哪种汉森四磨汤好
青岛双鲸维生素D滴剂
生物谷灯盏花素片功效与作用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