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州小说网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玄幻

武帝传说 第两百一十九章 第一次复仇成功

来源: 分类:玄幻 查看:2次 时间:2019年06月02日

武帝传说 第两百一十九章 第一次复仇成功

“去!”

随着方淼这个字从嘴里响起的时候,只见天空中弥漫出一股极为剧烈的波动,能量滚滚,道道佛音声响彻天际,突然卍字形状暴掠而出,在空中急速放大,把整个滕府都是笼罩在其中

佛音阵阵,震碎四周的空间,道道黑洞不断出现,黑气弥漫而开,可怕的破坏力让下方滕府的建筑物化为一滩灰烬

轰隆隆

两者相撞,犹如火星撞太阳般,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,一股股极为可怕的波动自交手处弥漫出来,向着四周快速释放出去

“快走!”那些观战的人群,一看到余波的侵袭而来,神情大骇,哪里敢继续呆下去,连忙爆喝一声,身形朝着远处的天空暴冲而去,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停留

然而饶是他们的反应速度很快,可还是有一些功力低微的修炼者,稍微慢了一步,直接被余波击中,连惨叫都发出便是化为一滩血水,从空中洒落而下

“好。()。。好可怕的能量!”那些侥幸逃的一命的观战者,哪里还有刚才看热闹的悠闲心态,一个个神色惊骇的悬浮在空中,望着原本恢宏豪华的滕府,此时变成一滩废墟,目光死死盯住那道黑衫身影,眼神中充斥着惊讶错愕之色

余波终于缓缓消失,天空再度恢复了平静,滕府却是化为废墟,中年男子漂浮在半空中,衣衫褴褛,胸膛处一道伤口中缓缓流出鲜血,神色略显苍白,嘴角还挂着未干的血迹,神情极为凝重望着对面

而静静悬浮在天空中的方淼,心中此时却在苦笑,千佛降魔手已经是他攻击力最大的招式之一,一旦施展开来,威力绝对异常恐怖,但看对方的模样,虽然受了一些伤势,却并没有致命,而他自己此时状态并不好,体内内力基本上已经消耗殆尽,几乎很难继续施展出像样的攻击

“你的天资非常厉害,是我见过最卓越的天才,不过你还是境界太低,内力消耗很严重,恐怕你现在已经很难发动像刚才那样的攻击了吧?”中年男子仿佛是看穿方淼的状态,神色极为凝重的説道

闻言,方淼并没有説话,尽全力在恢复着自己的内力,虽然凭借着一系列增强实力的秘法,但是境界差距太大,根本不在一个阶层上,毕竟哪怕是武宗巅峰对上武神初期,都是非常难以对抗,更别提差上一个大境界

“接下来你可以去死了!”望着沉默不语的方淼,中年男子知道自己説对了,冷笑一声,当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,身形犹如离弦之箭般窜了出去,双拳舞动,直接是朝着方淼爆袭而去,所经过之处,空间仿佛是忍受不了摧残般,轰然碎裂开来

嗤嗤

双拳好似可以碎裂空间般,能量波动一diǎndiǎn侵蚀着周围天地,发出丝丝犹如惨叫般的声音

方淼望着那疾驰而来的双拳,神色凝重不已,脚下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是向后倒射而回,缓缓飘落在地面上,调动起丹田最后的内力,召出数十道护罩挡在身前,旋即再也不管那双拳的袭来,一屁股坐在地上,大口的喘着粗气

咔嚓咔嚓

中年男子挥舞着双拳,爆喝一声,狠狠的击中护罩之上,随着咔嚓清脆声不断响起,没有任何停留,连续被破开二十道,然而双拳却没有任何停下脚步的迹象,好似一往无前的利刃般,朝着护罩直刺而去

转眼间,护罩还剩下不到十个,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过去,便全部被破开,双拳之上的能量涌动却减弱不少,只剩下不到五成的威力,然而方淼此时坐在地上,根本没有使出任何手段去抵抗,不是他不想,而是根本没有一丝内力去形成防御手段

双拳狠狠的击中在方淼胸膛之上,一口鲜血直接从嘴里喷出,从空中洒落在地上,与此同时,他的身体好像断线的风筝般向着后方退去,随即重重的摔在地上,溅起一地的灰尘

“果然还是败了!越阶挑战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情!”远处天空观战的人群,看到方淼躺在地面上,有些失望的説道

“武宗后期对战武神后期,能够坚持到现在,已经足以那个年轻人的天赋有多么可怕,”周围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见

“任他天资再卓越,今日也难逃一死,真是令人可惜。(看去最快更新)”有人在一旁略显惋惜的説道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一道道议论声在天空中响起,中年男子听到这些议论声,嘴角勾起浓浓的冷笑,体内的杀意逐渐释放出来,望着不远处躺在地面上的方淼,脚下轻挪,声音在四周的天空响起,“能够让我受伤,已经足以令你声名威扬,但还是免不了一死。”

“去死吧!”

中年男子暴吼一句,内力释放出来,涌入在其指尖之上,周遭的天地能量涌现出来,丝丝波动不断涌动,周围的空间都是剧烈震动起来

随着他一句“去”的落下,指尖之上的那道蓝芒内力直袭而去,目标直指方淼

“妈蛋,这计划把我自己坑了。(最快更新)。。”望着即将击中自己的蓝芒内力,方淼苦笑一句,从地面上坐起来,任由蓝芒内力袭来

然而就在蓝芒内力即将击中的时候,突然一道红芒出现,和蓝芒内力狠狠撞击在一起,没有任何声音发出,只是白芒一闪而过,便是恢复平静

等到光芒消失不见,众人才看清楚在方淼的身前,竟是出现一道身影,静静的挡在方淼前面,只是一双玉手缓缓抖动,显然刚才中年男子的攻击,独自承受下来,也是有些吃力

看到这道倩影的时候,中年男子神情极为冷漠下来,他心里非常清楚,滕府里面的那些成员已经全部被杀,最起码五百人,全部下了地狱

“武神初期,你怎么可能会杀死两位武神联手的攻击?”中年男子心中有个问题,一直搞不清楚,突然问道

正当孔仙儿准备回答的时候,突然看到远处天空飞来两道身影,缓缓落在中年男子的身前,脸蛋略显苍白,神情有些萎靡不振,嘴角还挂着一丝未干的血迹

两人对着中年男子微微躬身,恭敬道,“长老,对不起,我们没有保护好那些子弟。”

“到底怎么回事?你们两个连一个武神初期的家伙都摆平不了吗?”看着两人嘴角出的血迹,中年男子强忍着内力的怒火,冷声问道

“这个臭女人太狡猾了,跟我们对战的时候,一路逃来逃去,我们一路跟随,却跟失了这个女人,等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,就发现滕府那些成员基本上已经被灭殆尽,都怪我们。”其中一名老者看了一眼孔仙儿,眼眸中满是愤怒之色,解释道

“没用的废物,竟然被一个xiǎo丫头耍的不知道东南西北。”闻言,中年男子气的脸色铁青,他之所以在被方淼拦住之后,没用太过着急的进入里面,就是因为知道滕府里还有着两名武神强者,绝对能够保护那些成员,然而现在听到这样的消息,如何让他不愤怒

“你们两个家伙,灭掉我腾家的一处势力,无论你们是来自何方,今日都难以逃出生天!”足足数百人被杀,里面还有几名核心成员,这一大损失非常惨重,哪怕是杀死眼前这两个罪魁祸首,恐怕责罚都会非常令人恐怖

“哈哈,想杀我们?説实话你还不够格,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,不陪你们玩了,拜拜。”方淼从地面上站起来,听到此话,脸上挂着一丝微笑,轻声道出一句,只见孔仙儿突然拉起他,身形直冲天际,速度极快,转眼间便是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

在孔仙儿刚刚有所动作的时候,中年男子就已经意识到,连忙身形窜了出去,可等到他追上去的时候,神识释放出去,却发现两人好像人间蒸发一般,连一丝气息都察觉不到

“该死的两个混蛋,老子发誓,一定要杀了你!”悬浮在高空中,彻底失去两人踪迹,中年男子极为气愤的仰天怒吼起来,这一次的损失可谓是腾家建立以来,从未有过的,想起即将要承受的族规,他的身体都是忍不住有些颤抖起来

声音阵阵,传遍方圆数十里的面积,震得那些观战者耳膜都是有些发疼

“这都让那两个人走掉了?”观战者有些不敢置信的説道

“恐怕从今日起,那两个家伙绝对会闻名于大陆,真是个可怕的天才!”

“鹏族何时出现如此厉害的天才?真是让人艳羡!”

远处天空的人群对于刚才所看到的一幕,感到极为震惊,灭掉滕家,在三名武神强者面前,还能够安全逃离,这份勇气和成就是许多自付为天才的人,都无法比拟的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距离山黄镇大约五百里左右的一处山洞里,两道身影急速冲了进去,缓缓坐在地面上,没有任何对话,直接是坐下开始修炼恢复起来

大约两个时辰之后,两道身影几乎同时睁开双眼,轻轻吐出一口气,眼中寒光闪过,穿过洞口,直奔天际而去

这两个人,正是孔仙儿和方淼!

“山黄镇滕家已经被灭

武帝传说  第两百一十九章 第一次复仇成功

,接下来你还准备对付哪里?”孔仙儿问道

“找一个实力更弱一些的杀,这次差diǎn就没回来,太过危险,还是安全起见为好。”闻言,方淼想了想,回答道

山黄镇滕家虽然被灭掉,可他也是差diǎn当场陨落,终于是认清楚自己的实力,跟武神境界的强者还是有些差距,武神初期能够击杀,武神中期就有些吃力,至于武神后期,那根本是很难与其战斗,哪怕施展出全部实力,都难以和其抗衡

不是他怕死,不敢和强者战斗,只是他刚刚来到天澜大陆,没有找到自己的父母,必须要保险一些,不能够因为复仇而丢失神智,他可不想一时冲动而丢掉性命,那样的话,不仅父母找不到,还难以报的阴魂宫大仇

“那就跑远一diǎn吧?去剑共镇,这里只有一名武神中期的强者在守护,但是滕家在这里,都全部是旁系成员,哪怕灭掉这里,很难杀伤他们的元气。”闻言,孔仙儿建议道

“以我们如今的实力来説,根本不能够对滕家造成太大的伤害,不过给他们一些骚扰,让他们防不胜防,应该还是可以的,就从剑共镇动手,把这里灭掉,会给滕家一个狠狠的教训。”听得此话,方淼笑着解释道

“那好,都听你的。”看着方淼那冷笑不已的表情,孔仙儿diǎndiǎn头,心里暗暗为滕家人感到一丝同情,惹到这尊煞神,绝对没有好下场

就在方淼和孔仙儿确定下一个目标之后,中年男子通过传送阵,回到了滕家大本营——滕城,在其身后还跟着那两名武神的修炼者

三人战战兢兢的进入占据着滕城将近三分之一面积的滕氏庄园,一想起马上即将要受到的惩罚,双脚都是有些发软

“胡长老,你怎么回来了?”议事大殿外,一名守卫看到中年男子,神情有些疑惑的问道

“我有重要事情要向家主汇报,他老人家在里面吗?”中年男子勉强挤出一丝微笑,説道

“就在里面,你进去吧。”守卫虽然还是有些疑惑,却还是笑着做出一个请得姿势,道

中年男子深深的呼吸了口空气,怀着忐忑的心情,走入议事大殿内,眼睛自从进入里面之后,就一直紧盯着地面,跪倒在地,恭敬的喊道,“家主,胡友邦前来拜见。”

“有什么事情吗?是不是山黄镇发生情况了?”不多时,大殿内响起一道听不出任何感*彩的话语

“家主,山黄镇滕家被灭了,除了我们三个,其他人都死了。。。”饶是中年男子极为不想説出这句话,可还是説了出来

説完之后,中年男子和另外两人静静的跪伏在地,身体都是忍不住的颤抖起来

重磅推荐

猜你喜欢